プラチナデート

You'll never walk alone
あなたと行く
どんな罪も
背負ってあげる
道なき道を
歩いてくの
あなたと二人で

一边肝刀郎一边仔细听了两遍上上周的天才军师。当时沉迷在“帰った!”“声大丈夫そう!”“元気そう!”的激动之中,很多细节都听漏掉了。

比如第二次失败的手术。比如手术前赶工时的痛苦。

虽然没有出演7月番,但是直到这个月正式回归之前,几乎不断不断有做好的作品问世。新游戏,新CD,约束映画有新卡新台词,文野OVA一整话都是主役。还有发表公告之前完成的那么多部四月番的录制。

我不敢去想他是怎么做到的。

而如今,在对话中轻描淡写讲出口的,说不定还是不经意的。

很可怕。

他形容这次手术效果是“奇跡の成功”。在这个奇迹的成功之前的漫长等待会是怎样的煎熬。因为失败过,知道失败是怎样的结果,才更令人害怕。

所以这个自嘲“世界一明るい無職”的人拥有着多么坚强的内心呢。

幸好上天是照顾他的。我想。

不像是宗介用相似的声音给自己判了死刑,细谷佳正得到了奇迹的成功。他说,甚至还可以唱歌。

所以失去了细谷北又有什么关系呢。虽然氪元素日服国服的行事都让我生气,不过并没有什么遗憾了。

有什么会比光明的未来更重要的呢。

捡到了NO.6到现在的六年时间,还有漫长的前路可以前进。

特别幸福。

待ってます。

刚刚听到要休业半年的第一反应是,啊那就休息吧。大概是去年以来一直觉得他确实太拼了,所以休一休也好。不过半年而已,待ちます。
他把病情讲得轻描淡写,良心君也在旁边帮忙安慰,所以我潜意识里把一些想法压下去了。

过了五分钟的第二反应是现有工作,スタミュ立马发推说收录已经完成了,我想那么大概4月番应该都收录完了不用担心。
HP页面八百年更新了个公告,那我想,大概是跟当年一样的手术,及时发现做好就好,也没有什么损失。

然后听广播,说起一年前就开始跟良心君讨论的时候,我心里咯噔了一下。
那一刻我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能去想,既然说了年内复归那就是百分百的年内复归,没什么好担心的。

直到今天刷到北斗换声优的消息。
之前还在为YJX上剧高兴,看到es主页公告的瞬间,大概就跟冰水从头顶灌下一样动弹不得。
やばい。事情比我想象得严重多了。
那一瞬间,我突然发现,前一晚以为的100%复归,其实是我自己给自己画的大饼。
我想我只是又喜欢了一个报喜不报忧的家伙。
一张吃了整整两年的饭票,新单按TS至少要排到年末(预定的10月スタミュEVENT都说会参加),全语音应该已经录了不少,要全部推翻重来,字面意思就是是有未来没有办法达成的工作。
100%复归需要打一个问号。
排山倒海扑面而来恐惧。

我最喜欢的他的角色是宗介。以前谈起宗介的肩上的时候,他说会想象自己发不出声音的情况,我总是认为在讲当年手术的事情。
没想到短短七八年过去,竟然还要再经历一次,说不定比上次更严重。
我今天一天都在想,为什么总是他呢?

中午一个人对着电脑掉眼泪,设想了很多很多种情况。
为了平复心情去加买TS的碟,看着密林页面的时候在想,这是北斗用他的声音发的最后一张单了,会是他最后的几张单之一吗?
想到这个地步,我又想起上个月他去kaji的广播,他俩又讲起如果没有NO.6的话,肯定已经放弃这个工作了。换句话说,我遇见他的这些年,都是托NO.6的福捡到的时间。最糟糕不过是这样罢了。
希望工作变动数量就停留在这一刻。那我还会好过一些。

作为北斗厨不得不A了あんスタ,不知道国服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前两天还在说这周的出演番都是主场,很担心听到他的声音就要哭。
不知道该用什么心情去面对7月剧场版的宗介。
然而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等了。
ただの半年だから、大人しく待ってます。
ゆっくり休んでね。

この大草原の先には何が待っているのだろう

把这句歌词打到标题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我曾经拿它打过标题的印象。

回废柴兔翻了一下,七年前的2010年,确实拿它写过一篇,虽然里面的内容完全没印象了。

那个时候还在读大一的自己的烦恼,还是挺可爱的。


七年前我抄了那天月汐的博里的一段话。

结果狐狸一句话把咱怒焰满腹的外壳给击碎了,她说你男人一个星期睡八小时,还被众人指指点点的时候,才20刚出头。好像一下就被人击碎了似的呢。我说2004年丫还是个小愤青儿呢,其实how many girls did you get是特傻的话。

本来在这篇里写了很多支持应援的话,看到这段我突然就把之前打的所有字都删掉了。

七年前我在这段引用后面写:這些年意氣風發的男人們,一個個也都快到三十代了呀。到三十代的時候,或者四十代以後,還會像二十代這樣寫出犀利的熱血的憤青的歌詞嗎?我想像櫻井翔這樣的人,認定了一條路一定會一直走下去的吧。

我想当下的樱井翔,确实照着他认定的路在走吧。

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风险也好,影响也好,他以前看得清楚,现在选择这么做,也自然有承担的能力。

一边写这篇的时候,一边看完了今天的ZERO。今天也是他认真工作的一天。

十一年前的今天,2006年2月18日,我买了一本袖章表纸的杂(应该是轻音乐),跟自己说决定喜欢阿皮(当然第一次撒钱是抱小姐了,阿米狗要到8月才补)。

十一年后的今天,2017年2月18日,我只是看个交岚,因为在秃鹫之后已经有土十的主演情报,我内心也无非是八卦杂传闻真准还好二番从武警改成文乃了的平淡心情,听到旁白JUN2的声音的时候激动了一把,直到看到阿皮的照片,然后主题曲决定的这一帧,我的手抖到不行。

阿米狗也是会有售后的。

轰轰烈烈的2017年真的开始了。

NO.1にならなくてもいい

一个时代结束了。
一个我认知里最不可能解散的组合,解散了。
莫名其妙地,毫无交代地,唱完了最后一支歌。好像不舍和难过,这一年来40多万的销量都是饭和国民的自作多情。
不知道这会不会永远是一个秘密,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是理解不能。大概有十几种解决方法,这么多我认为是这个圈子里最聪明的人,却选择了最蠢的一种。明明不是饭,却非常生气,大概是觉得内心架构的人设被本人崩了个彻底。

这么多年也是经历好几次这种事情了,虽然这肯定是后无来者的一次。2005年的自己肯定想象不到现在这种局面。
只是这么多年真的证实了那句话,想去见的人一定要去见,因为预测不到明天会发生什么。
所以今年毅然决然去见了。
每年都说想去想去,因为这样那样可抗不可抗的因素都没有实现,到今年毅然决然去了,回头想想也并不是那么困难的事情。
大学毕业的时候和同学说过,真正想见的人,是一定能再见的,见不到只不过因为自己不够努力而已。饭爱豆也是这么回事。

第一次出国结果还是一人旅,大概也是注定的命运。
因为主要目的是看CON,多余的两天年假也只能走马观花地圣地巡礼一番,不算是太成功的旅行。
但是主要目的达到了,我已经很满足了。至少这之前辛辛苦苦的十一个月得到了慰藉。
峰会最忙的那段时间,常常晚上8点多我一个人走出国博中心,走一公里的路去开车回家,游戏没有时间开,户口本的消息获取都滞后,特别想哭,觉得不知道自己辛苦的意义在哪里。毕竟我不是什么有志向的人,这种超负荷的政治任务并不会带来多少荣誉感和责任感,追求也无非是好好上班好好赚钱好好饭爱豆而已。
幸好去了,哪怕回国这20天忙到想吐,也觉得接下来的一年可以继续努力工作。

说起来,今年工作上变化也是特别大。1月跳了三级借调到网运部支撑,跟了两个大型专项工作,峰会保障见了一堆我司和窝巢大小领导甚至女王,好容易请了年假却在Sky tree上接到部门调动的电话,回国第二天就到新部门报到了。
新部门是我进公司最想呆的部门,作为技术骨干部门,大抵是和专业知识最切合的一个岗位。感觉可以学到非常多的东西,拖了一年没写的论文也有着落了。可惜这20天还在收尾之前的工作,还没能参与进新部门的运行。稳定之后,我想,至少可以展望明年年假了。

一口气看阿拉西和阿皮的负荷还是挺大的,好像把身体里所有的感情释放掉一样。
我到现在还能回忆起4号晚上回旅馆,一个人寂静地喝着ほろよい回忆CON细节时那种排山倒海的寂寞感。
这大概是一个人看CON最大的短板吧。如果有个能交流人,应该会不那么难过些。
想他们。

2016年也快要结束了。
在东京约了饭的人,想起来都是四五年没见了。虽然看起来大家都没什么变化,然而世界变得好不一样。
今年跨年又会是怎样的景象呢?
新的时代,无论是好是坏,终究要来了。

君に出会えるのは幸せですから。


去年的4月9日有WS,那是你30岁的第一个新闻;今年的4月8日有WS,这是你30岁的最后一个新闻。而你31岁的第一天,就有新的CM活跃在电视屏幕上。

感觉在你身上,总有这样那样神奇的事情发生。2006年我过的第一个4月9日是个周末,而2016年的4月9日,差一点点就会跟你在东八区度过这个日子,想想都有点紧张。

今年也很喜欢你。这句话讲了十年,连“十年前的自己不会想到会喜欢你这么久”这句话,我大概也讲了两三年。所以今年就不说啦!全世界最喜欢你!

30岁的这一年你做了很多工作。我想,31岁生日差点又在片场度过的你,也会有很忙碌的一年。今年最遗憾的事大概就是,明明盼到了久违的巡回而自己终于有了能力,却因为不可抗力的原因不能在演唱会场看舞台上的你。希望明年你也能开CON,明年的我一定会去看你。约定啦。

因为你说你不怕碰壁不怕失败,所以你做的一切决定选的所有工作,都会尽我可能支持。只希望保护好自己不要受伤,身体健康,然后选择一切你喜欢的挑战,就像过去的这么多年一样。


君がそう言う。みんなを幸せにするために、生まれてきました。

生まれ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

君に出会えて幸せです。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2015→2016

2016年。新年好。明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这两天把今年的跨年看了不下十遍。只是去年一年没有跨年看,就过了非常不顺的一个2015年,这东西果然是有魔力的。

其实今年的也不算特别好看。V团来不了少了很多乐趣,人太多基本上都没几个人讲上几句话,腹肌的话筒音控一如既往的糟糕,镜头也是晃得没sei了,我从一开始就抱着本命不来不太开心的心态看的前面大半场。

但哪怕我本命不在,哪怕我已经好几年不做45s饭,这个看起来好像没有派系的世界,还是非常非常美好。

直到他出现。

因为直播软件有时延,其实我在阿皮上台之前已经被WB首页剧透了。所以当YJX开口介绍的时候,我已经懵得全身发抖,连旁边可爱爆表的EGHY都没有心思看……然后SXZJ就上台了。

在我以为他肯定还在美国的时候。

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的全场五万五千人的尖叫。

他穿着四年前亚巡开场的那件演出服,一点都看不出是飞了28个小时赶回来,一点都看不出是完全没彩排过,就站在舞台上。和我记忆里一样的闪耀。

虽然只来得及唱半首青春アミーゴ,只来得及讲一句HAPPY NEW YEAR,挨拶被CM切走了,没彩排又倒时差之后只站在最后排发呆。

但我想,我的2016年,就这么美好地开始了吧。

谢谢阿姨。


修二と彰十周年おめでとう。我也十周年啦,谢谢你们。今后也请多多关照。

虽然是野猪入门,但是我对袖章是没什么太大的执念的。能有机会合体唱唱阿米狗自然好,没有也依然是十年前最初的初心。

所以这次对我的意义,更大的是集中在阿皮能上这次跨年这件事上。

刚出消息的时候,很多朋友都冷静地告诉我,我求也是没有什么用的。毕竟这三个月里经历了被咽回去的名字,被完全忽视的男主角,被好几次同窗会不可说过。

但是他还是無茶苦茶上了跨年。三天前才收到的通知,就在拉拉西千秋提到聚餐还缺他一个的时候。我不知道这是哪方角力的胜利,无论是谁,都谢谢你。

谢谢在场的大声喊他名字的五万五千人。

谢谢虽然没有被拍到但是关照他的Takki和信号灯。

我愿意相信这是一个好兆头。总有一天,会回到那个其乐融融的,我喜欢的大家庭模式。大家都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好好胡闹,好好被这么多ジャニヲタ饭着。


我想我也会好好工作,好好赚钱,好好用起今年的休假,去看你们。

今年见。

魔法少女シアン

标题与内容无关。


「シュウ、ヤルじゃないか!」

「……綺羅星(<ゝω・)☆」




仲直りしたね。これから恋するか?